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百态 > 正文

知名品牌正式公告破产清算,网友唏嘘:曾是我的青春回忆……

作者:king发布时间:2024-04-30分类:社会百态浏览:632


导读:今天下午,“上海破产法庭”发布了一则公告:拉夏贝尔,期待与您牵手!要知道,这个公号发布的都是破产清算的企业……提到这个服装...
今天下午,“上海破产法庭”发布了一则公告:拉夏贝尔,期待与您牵手!要知道,这个公号发布的都是破产清算的企业……提到这个服装品牌很多人都不陌生曾排名国内服装品牌第一最辉煌时直营门店近一万家公司官网显示,拉夏贝尔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定位于大众消费市场的多品牌、全渠道运营的时装集团。2003年,公司战略调整为直营模式,2011年改制为股份制公司,2014年于香港联交所上市,三年后在上交所上市。上市募得巨额资金,为公司的快速扩张积累了丰厚的资本。辉煌时期,拉夏贝尔被誉为“国内发展速度最快的女装品牌”“中国女装第一股”,是国内首家A股+H股上市的服装公司。天风证券在2017年9月的研报中表示:拉夏贝尔市场占有率排名全国第三,占比达到5%,由于排名前两位的均为国际品牌,拉夏贝尔在国内服装品牌中排名第一。最辉煌的时候全国的直营门店近10000家,也是行业里唯一一家在同时在港股和A股上市的服饰企业。据南方周末2021年报道,从2014年开始,用三年时间将店面数量增长突破9000家,再用三年半的时间,关闭店面9021家。但从 2016 年起,拉夏贝尔已增收不增利,电商的冲击、线下客流的减少和分散,直营模式成为了公司沉重的负担。2022年,4月14日晚,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公告表示: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A股股票上市,自2022年4月22日起,公司A股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直至今天,正式进入破产清算,招募投资人。2021年时曾因破产传闻被消费者“野性消费”2021年11月,拉夏贝尔曾发布公告,公司债权人嘉兴诚欣制衣有限公司、海宁红树林服饰有限公司、浙江中大新佳贸易有限公司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书》,申请对拉夏贝尔进行破产清算。公告中还称,拉夏贝尔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拉夏贝尔是否会破产清算尚未可知,不过当“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清算”的消息登上热搜时,不仅引发了网友的集体回忆杀,也激起了消费者的购买欲。在拉夏贝尔天猫官方旗舰店直播间,当日有21.1万人观看,观看人数逐日持续走高。在此之前,直播间的人数往往只有几万人。直播间里推出“1件9折,2件8.7折,3件8.5折,凑单低至7.1折”的折扣活动。不少网友除了询问商品信息,还会问“是否真的破产了”“破产了商品会便宜吗”,线上店铺还有满700减600的高折扣活动。消费者狂热购买下,店铺发货通知显示,“由于店铺活动订单激增,仓库人手不足,所以发货时间会有所延迟。”2021年,拉夏贝尔苏宁官方旗舰店截图但是,被消费者“疯狂”捡漏的拉夏贝尔,依然“坏事”一桩接着一桩。当年11月,公告显示,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也因非经营性占用拉夏贝尔资金950万元,被采取责令改正措施。拉夏贝尔的财务状况。财报显示,拉夏贝尔前三季度营收仅3.65亿元,同比下降78.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达2.89亿元。飞速扩张也给品牌留下了隐患,一方面库存积压过高,另一方面频频陷入质量和设计争议。此外,公司“多品牌、直营为主”的经营模式也无法发挥1+1>2的效果,反而导致运营成本日益增加。2019年,为应对下滑的业绩,拉夏贝尔选择关掉亏损门店,开放加盟、联营店,并出售部分固定资产。但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服装业一片惨淡,拉夏贝尔营收再遭“滑铁卢”,股票被“披星戴帽”,变成了*ST拉夏。中国服饰集体“失速”?其实这些年,黯淡下来的不止拉夏贝尔,艾格在2020年宣告破产,还有多个熟知的国产品牌。不少网友留言惋惜这些国产服装老牌,也有人预测到拉夏贝尔的下坡路。几年前,一位上市服饰企业创始人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戏言:“卖衣服躺着赚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本来这行就很苦,聪明人早就不高兴做服装了,留下我们这群人还在吃苦。”过去一年对于本土老牌服饰企业来说着实“难熬”。今年,才接替父亲邱光和上任董事长三个月,邱坚强就顶着压力交出了森马服饰近年来最差的一份成绩单。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公司去年营业收入从2021年的154.2亿元减少13.54%至133.3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从上一年的14.9亿元下降57.15%至6.4亿元。这一成绩引来市场一片唏嘘——2019年,森马的巅峰逼近200亿,现在的营收规模跌回了五年前,净利润也是创下2009年来的新低。“不及格”并非森马一家。业绩下滑、关闭门店甚至退市是过去一年服饰行业里频现的词汇。从大环境来看,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我国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商品零售额累计为13003亿元,同比下降6.50%,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累计为9222.6亿元,同比下降7.7%。业内人士认为,去年几家龙头服企“失色”并不出人意料,毕竟整体行情集体哑火。近几年,本土品牌在黄金时代高速增长后,正在经历“褪色”的阵痛,未来的调整还将继续,2023年各家能否“复苏”有待观察。1995年,周成建创立美特斯邦威,一年后,邱光和创立森马。两者学习港资休闲服饰,在彼时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加之国内消费水平不断上涨的背景下,这两大品牌吃到了当时的红利。十年以后,不少本土服饰企业都处在了尴尬的境地。不少80、90后青春记忆中不可缺的美特斯邦威连年巨亏,最近却借着“美邦是怎么从步行街消失的”这一话题莫名拿下热搜第一。还有曾经云集了当红男星集体代言的闽系服企七匹狼,去年出现在大众视野是因其家族的公子联姻特步创始人之女,所谓的“豪门联姻”为公众提供了茶余饭后的娱乐谈资。回到企业本身的经营层面,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的七匹狼“红过”,但风光过后也同样面临销售滞涨,店门关停的问题。多位从事服饰行业的人士认为,前述当年领先的服饰企业如今面临发展瓶颈甚至困境,一部分有其自身经营的原因,比如开店速度过于激进、库存管理失控以及质量不佳,设计落后等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受到外部大环境的综合因素。早前上市的头部服饰企业成长于互联网时代之前,不同于新兴公司可以随时调整方向,业务更多在线下的老牌企业想要在动辄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大盘下统一调整经营渠道、策略并非易事。每走一步都会牵扯到几百几千的供应商、经销商,总结来说就是“大船掉头难”。转型较好的案例是中国本土的体育品牌,十年前,李宁、安踏、361%等企业集体滑入低谷,但如今这些公司借着全民体育的东风业绩复苏,迎来了好时光。那么,对于传统的服装企业来说,何时才会迎来曙光?分析人士认为短期还不会有太大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消费复苏,2023年会比去年好一些。经历过中国服饰黄金时代的企业掌舵人以及高层团队,也在努力适应当下的消费的变化和节奏。在三年疫情的阵痛后,未来整个服装行业会逐渐复苏,但对于那些老品牌企业来说,调整还是会继续。中国服饰品牌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