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百态 > 正文

新版“拆家致负”:拆二代遇上房企爆雷,房没了,钱也没了

作者:king发布时间:2024-03-14分类:社会百态浏览:682


导读:挖机一响、黄金万两,拆字一喷、喜提大奔。过去许多年,多少普通人梦想着自家的老房子有朝一日能被拆迁,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拆二...
挖机一响、黄金万两,拆字一喷、喜提大奔。过去许多年,多少普通人梦想着自家的老房子有朝一日能被拆迁,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拆二代”成为从“官二代”、“富二代”中独立出来的群体。脱口秀演员“小块”就曾经在台上调侃过自己的身份:“我们拆二代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不是,是挖掘机挖来的。”不过,房地产新阶段下,潮水的方向发生了改变。随着众多民营房企爆雷,一些旧改到一半的项目停工,使得拆迁户陷入了“旧房子拆了,新房子没着落”的窘境,“拆迁返贫”逐渐成为一种新现象。“拆迁致富是无望了”“真的觉得很离谱,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如果没拆,我们自己有房,根本就不用出来租房子,还要自己来垫,现在搞得有房像没有房子一样。”最近,一名深圳的“拆二代”莫先生告诉《凤凰WEEKLY地产》,他的父母原在深圳南山区大新北村有一套房,恒大地产在拆除之后不久停工,一家人被迫在外自费租房。大新北村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地段”,从深圳地铁一号线的大新地铁站出来约200米,就能到村口。2014年7月,恒大正式启动签约工作,到2021年已基本拆平。恒大在2021年下半年爆雷之后,多处旧改停止,其中也包括大新北村。约10辆卡车停在大新北村施工现场(摄/杨依依)莫先生算了一笔账,恒大在给了约1年的过渡费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一套每月3000元的过渡费,至今已欠了接近13万元,如今他们一家租住在蛇口,房租7000元,一加一减,至少比拆迁前,“浮亏”了一万。“我爸妈很多年前买了好几套村里的房子,后来都卖了就留一套自住,本来不拆的话,送孩子上学都很方便的,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部都可以走读。3000元的过渡费真的很少,在深圳3000元怎么可能租到三房呀?恒大也就是补贴一点。”莫先生说,“恒大本来讲好了给我们赔90平的房子,我们夫妻俩结婚没几年,本来打算到时把新房子卖了,在别的地方换大的,现在几乎不抱希望了。”莫先生说,城中村旧改出了这样的事,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阴影,“现在买新房也不敢了,怕新房盖了一半也停下来。”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郑州的何先生上。“我家过渡费一年多没给我了,房子拆了10年还没安置。还好我们早些年买了房,至少有房子住,但拆迁致富肯定是无望了。”何先生向《凤凰WEEKLY地产》调侃道。他介绍,他被拆的房子是由河南本地开发商盛润改造的,2022年曾有媒体统计其在郑州有30个项目已停工,普通的开发都无法持续,更何况周期更长的改造项目。更多的业主在社交平台中分享着自己的苦恼。“我可能是假的本地人,签约已5年,现在是收房没希望,又没法收租,房子没了,钱也没了。”“本来一家老小住自建房挺自在的,拆迁之后反而无瓦遮头。”“我们幸好拆了建好了,已经入住,不过后面二、三期就难说了,听说他们的过渡费已经断了。”“收了楼,每隔三个月发一次的过渡费已经没有了,问就直接说没钱。”如何纾困?这些“返贫”的业主里,大新北村的莫先生算是幸运儿。约1个月前,就有本地消息称国资进驻大新北村,《凤凰WEEKLY地产》近日走访大新北村现场时发现,项目确实已经在悄悄复工,十几辆卡车停在工地现场,一架吊车正在空中运送一块建材。只不过项目四周所有的围挡都还是旧有的恒大字样,工人的工棚上写的也还是“恒大地产深圳公司”,无法得知施工方的背景。现场的工人告诉《凤凰WEEKLY地产》,他们前几日才来上班。图为工地现场,一架吊车正在空中运送一块建材(摄/杨依依)莫先生和其他业主收到了村里的通知,“接盘方暂时不能公布,过渡费问题在今年10月应该可以解决”。谁该负责过渡费?“依据合同相对性,和谁签的合同找谁。所以,即使是国资纾困了,村民也应该找恒大要过渡费,国资和村民没有合同关系,没有责任给救助。”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争锋对《凤凰WEEKLY地产》说。事实上,不由原开发商发放的费用已经不能叫做“过渡费”了。上个月底,郑州的何先生突然收到一笔1980元的打款。一脸懵的他从相关部门那里,确认了这是一笔“住房补贴”。“经街道核实回复,为切实保障在外群众住房基本需求,经政府研究以及多方协调,先为大家发放租房补贴,以暂缓住房问题。租房补贴包含在原协议约定的过渡费之内,租房补贴标准与原拆迁协议约定的过渡费差额部分,根据财力情况将另行安排。”相关部门回复称。“我家本来过渡费是2000元/月,按合同规定,超期过渡费是要翻一番的,也就是4000元/月,现在一户给1980元,虽然补贴比过渡费少了一半,我也比较满意了。”何先生说。还有另外一种“幸运儿”,仍有大幅的自救余地,即签了拆迁合同,但是房子还没动迁的业主。有业主在社交平台表示,他们许多人在长期收不到过渡费之后,又将房子拿回来装修出租。周争锋律师介绍,这种行为是允许的。“项目停工,开发商违约在先,自己当然可以把房子收回来。不过这个时候还不算解约,解除需要发函解除或者诉讼解除。”大新北村一角(摄/杨依依)公开的法律文书资料显示,深圳的几处重大旧村改造项目里,已经有不少相关方选择和开发商对簿公堂。大新北村的开发商深圳华超实业有限公司涉及的拆迁补偿安置纠纷就有6起。另外一个旧改大户佳兆业,其在内地的主体公司“佳兆业集团(深圳)有限公司”,目前显示被立案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有4起。此前,拆迁改造不仅使拆迁户吃到了时代的红利,房地产开发商也乘上浪潮,迅速扩大规模,由此千亿房企奔涌而出。有人离去,有人登场,“房住不炒”的主基调下,行业结构在面临调整和变化,平稳发展将浸润方方面面。如今,拆迁致富已成历史,爆雷房企留下来的一地鸡毛,在等待着收场。